全站搜索
 
 
左腳踩雷右腳爆雷 市值超3000億的民生銀行風控何在
作者:    發布于:2017-12-06 11:14:02    文字:【】【】【
摘要:左腳踩雷右腳爆雷 市值超3000億的民生銀行風控何在

轉自網站http://finance.caijing.com.cn/20171205/4371535.shtml
       
天雷滾滾!

丹東港5億貸款違約風險未消退,近日,民生銀行又陷保千里債務違約風波,逾期貸款金額達2億元。

雖然12月2日,保千里發布公告稱,該公司已于11月17日開展公司整頓處置工作,將繼續通過多途徑努力籌措償債資金,同時整頓處置小組正與相關債權人溝通債務重組方案。但半個月過去了,保千里卻未公布任何進展。

在分析人士看來,頻繁的踩雷,將民生銀行在風控上的漏洞暴露無遺。除了貸款風險上升外,在民生銀行近年來爆發的虛假理財案、狂接巨額罰單等事中也可以窺探一二。

對此,今日《國際金融報》記者也向債務雙方(民生銀行、保千里)發去采訪提綱詢問雙方最新溝通進展,但截至記者發稿,雙方均未回復。

 兩億貸款“踩雷”

12月2日,江蘇保千里視像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保千里”)發布公告稱,由于公司近年來在原董事長莊敏主導下過度投資,且公司及下屬公司部分資金被銀行凍結、提前還款,到期貸款難以續貸,公司出現流動性風險和經營風險,致使部分銀行貸款未能如期償還或續貸,到期承兌匯票未能按期兌付。

截至2017年12月1日,保千里及下屬子公司到期未清償債務總額約4.5億元,占公司2016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10.39%。其中,保千里所欠的銀行貸款來自民生銀行、上海銀行、匯豐銀行3家銀行。在這三家銀行中,民生銀行所涉的逾期金額最多,為2億元。

▲ 圖片來源:保千里關于債務逾期的公告

從公開資料來看,早在10月13日左右,民生銀行深圳分行就有所行動,即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深圳市中院”)申請訴前財產保全,要求凍結公司資金。截至10月13日,保千里及子公司被民生銀行深圳分行凍結的資金總額約為46萬元。

然而,相對于在9月4日左右選擇及時“止損”,對保千里進行抽貸的匯豐銀行深圳分行來說,民生銀行的速度并不算快。

對此,國家中小銀行研究基地研究員游春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是因為不同銀行的風險偏好不同。

游春認為,很多情況下,當公司資金流較緊張時,一旦銀行抽貸,公司必死無疑。“沒那么早抽貸的民生銀行當時認為保千里或‘還有一救’”。

  不良貸款攀升

事實上,此次保千里的債務違約并非近年來民生銀行首次“踩雷”。在今年的丹東港債務違約、輝山乳業債務違約等著名爆雷事件中,民生銀行均露過臉。

具體來看:

丹東港 2017年半年報顯示,截至6月30日,民生銀行向丹東港授信11億元,剩余6億元。

民生銀行官方發布的關于輝山乳業融資情況的說明顯示,截至2017年4月7日,民生銀行沈陽分行對輝山乳業貸款余額7億元,其中短期流動資金余額6.34億元、固定資產貸款0.66億元,另有買方保理擔保余額8億元,合計15億元。另外,民生銀行香港分行對輝山乳業的大股東冠豐有限公司股權質押貸款余額3億元港幣,上述融資均為2016年末以前發放。

頻繁“踩雷”也致使民生銀行的不良貸款攀升。據該行財報,前三季度民生銀行不良貸款余額為470.6億元,同比增長了22.3%,環比增加了3.2%。不良貸款率為1.69%,環比持平。

有分析人士指出,同比、環比數據均明顯上升,這顯示出目前民生銀行的不良貸款風險還在持續暴露。

與此同時,由于民生銀行的整體不良貸款還在增加,不可避免的要持續消耗資本金,從而進一步降低其資本充足率。三季報顯示,相較今年上半年,該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出現下降,分別達到11.84%、9.11%、8.85%,分別較半年末下降了0.07%、0.35%、0.33%。

  風控屢被詬病

雖然民生銀行屢屢在財報中宣稱繼續優化風險政策管理體系,加強信貸風險全過程控制,有效控制資產質量,但其在具體落實執行時卻顯得行動力不足。

除了貸款頻繁“踩雷”外,民生銀行自身還爆了不少“雷”!

據相關媒體不完全統計,僅今年前7個月,民生銀行就接了29單張罰單,其中28張為銀監會處罰,1張為央行處罰。罰款金額累計約2000萬元。

具體來看,民生銀行的違規行為呈現多樣化,內容涉及票據業務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未按規定履行貸后管理職責;對未審驗貿易背景真實性的銀行承兌匯票代理貼現、轉貼現;未能通過有效的內部控制措施發現并糾正員工私售行為等多個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1月末,民生銀行又收到了一張北京銀監局開具的罰款金額為2750萬的“天價”罰單,罰單案由為“中國民生銀行北京分行下轄航天橋支行涉案人員銷售虛構理財產品以及北京分行內控管理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這張罰單對應的正是今年4月鬧得沸沸揚揚的民生銀行“假理財”案。

根據民生銀行今年4月對外披露的信息,依據當時初步掌握的線索,此案系上述支行行長張穎通過控制他人賬戶作為資金歸集賬戶,編造虛假投資理財產品和理財轉讓產品。此事“東窗事發”后,據購買該款“假理財”的投資人初步統計,“假理財”涉及的投資規模近30億元。不過,民生銀行4月27日對外披露的涉案金額來看,涉案金額約16.5億元,涉及客戶約150余人。

記者注意到,不僅僅是央行、銀監會對民生銀行屢開罰單,在12月1日國家外匯管理局集中公布20例外匯違規案例中,民生銀行也在被點名的“反面教材”之列。

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9月至2015年6月期間及2015年9月至2016年7月期間,中國民生銀行泉州分行在辦理內保外貸簽約及履約時,未對債務人主體資格、擔保資金來源、擔保項下資金用途、計劃還款資金來源及相關交易背景進行盡職審核和調查,違規辦理購付匯業務。該行上述行為違反了《跨境擔保外匯管理規定》第十二條及第二十八條的規定,嚴重干擾外匯市場秩序,情節嚴重。根據《外匯管理條例》第四十七條的規定,該行被責令限期改正,沒收違法所得304.1萬元,并處罰款800萬元。

上述一樁樁違規案例,將民生銀行管理和內控上的漏洞暴露無遺。作為一家市值超3000億元的股份制銀行,風控何在?

記者 陳圣潔

(編輯:范迪)
腳注信息
廣州市一川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一川金融)
百利宫盘口ˉ百利宫真人赌场ˉ百利宫真人棋牌|广州市一川财富管理有限公司